欧洲中心论

编辑:期货配资 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12 17:34:37
编辑 锁定
欧洲中心论,也称欧洲中心主义(Eurocentrism),是一种从欧洲的角度来看待整个世界的一种隐含的信念,自觉或下意识地感觉到欧洲对于世界的优越感。这种观点认为欧洲具有不同于其他地区的特殊性和优越性,因此欧洲是引领世界文明发展的先锋,也是非欧地区迈向现代文明的灯塔。
欧洲中心论是资本主义凭借其经济的、政治的优势向全球扩张的产物,是西方资产阶级为自己主宰世界制造历史合法性的说教。它出现于十八世纪中后期,在十九世纪得以发展,并且最终形成为一种人文科学领域的思想偏见。
这种狭隘的世界观历史观,让欧洲无视于历史真相的存在,也忽视其他地区的文明贡献,因而导致欧洲对西方以外的世界缺乏理解,也不能正确认识自己,最终造成整个世界,包含学术界在内,长久以来都是以西方意识作为主体意识的现象。很多国际标准(如本初子午线公元纪年拉丁字母)都包含欧洲中心主义。
中文名
欧洲中心论
外文名
Eurocentrism
别    名
欧洲中心主义
出现于
十八世纪中后期
支持者
黑格尔、兰克、孔德、韦伯等
反对者
弗兰克、汤因比等

欧洲中心论存在观点

编辑
由于对于“欧洲中心论"并没有一个广为接受的定义,相关研究和评论在这一问题上显示出纷繁混乱的局面。实际上,对于"欧洲中心论"存在着两种颇为对立的理解:一种强调的是历史发展的普遍性,另一种强调的则是历史发展的特殊性。[1] 

欧洲中心论起源

编辑
发生于十八世纪的英国工业革命是催生欧洲中心论的温床。工业革命揭开了欧洲资本化道路的序幕。随着西欧各国的逐渐兴起,大规模的海外殖民扩张于焉展开。十九世纪时,欧洲已凭借其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强大的军事力量奠定了自己的霸权地位,对各殖民地的资源掠夺也慢慢变成了全面性的占领。将世界踩在脚下的欧洲,认为这种扩张的成功是因为自己的文明优越性所致,而造成这种优劣差异的基础在于人种的不同。就是基于这种民族优越感,以欧洲为中心的历史观逐渐成形。这种史观的主要论述是把西欧的历史进程作为标杆,并认为世界各个不同民族和国家,在迈向现代化的过程中,都必须经历与遵循这个模式。尽管这种历史规律,后来被抨击的体无完肤,但是在那个时代,这种主张的确在[2]  人类的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等各个思想领域,造成了深远的影响。[3]  约莫同时,达尔文的物竞天择观点也在科学界掀起了物种进化的争论。因此,十九世纪的欧洲思想家们纷纷从不同的角度阐述自己对世界历史和文明进程的看法,为欧洲中心论的思想体系提供了多层面的立论基础。
当时,许多西方学者认为文化差异是造成欧洲与非欧地区发展(进化)程度不同的主要原因;文化差异来自于人种的差异,所以非欧地区的落后是命定的,是不可逆的,因为人种的优劣是无法改变的。在这种优越感的作祟下,对非欧地区的轻视与嘲笑就成为正常且可以理解的。例如:1824年,美国诗人埃默森(Ralph Waldo Emerson)就在他的笔记中写道:“中华帝国所享有的声誉是木乃伊的声誉;把世界上最丑恶的形貌一丝不变地保存了三、四千年。中国,那令人敬仰的单调,那古老的痴呆,在各国群集的会议上,所能说的最多只是:我揉制了茶叶。”(柯文/著,林同奇/译,1989)这段陈述清晰地反映出一个欧洲中心论者的傲慢;但是也突显了他的无知,因为揉制茶叶的技术正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发明。

欧洲中心论支持者

编辑

欧洲中心论黑格尔

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1770-1831),欧洲中心论的标杆学者之一,认为世界历史虽然以东方为起点,但历史运动的终点则在欧洲,特别是落在普鲁士君主立宪制度之中。[2]  他真正的历史兴趣始终落在欧洲,东方社会对他来说,仅仅是世界历史发展的插曲和陪衬。
他在《历史哲学》中宣称,世界历史虽然开始于亚洲,但是“旧世界的中央和终极”却是欧洲;而欧洲的“中心”,“主要的各国是法兰西、德意志和英格兰”[4]  。他把中国和印度说成是没有生气而停滞和缺乏内在动力的国家:中国有“一种终古如此的固定的东西代替了一种真正的历史的东西。中国和印度可以说还在世界历史的局外,而只是预期着、等待着若干因素的结合,然后才能够得到活泼生动的进步”[5]  。黑格尔的上述观点在西方学术界有很大影响。有些学者(包括马克思)虽然并不同意他把东方国家看成是“还在世界历史的局外”,但多少接受了东方社会长期停滞的观点。

欧洲中心论兰克

利奥波德·冯·兰克(Leopold von Ranke,1795-1886)则无视欧洲以外地区的存在,单纯地将欧洲的历史发展过程视为全球历史发展的主体。他认为世界的发展是以欧洲为主体的;拉丁民族和条顿民族是这个主体的二个主角;而人类历史发展的过程基本上就是这二个民族相互斗争与融合的过程。由于武断地认为世界历史的演进与这二个民族的发展进程相一致,兰克更直言:“印度和中国根本就没有历史,只有自然史;所以世界历史就是西方的历史。”[6] 

欧洲中心论孔德

奥古斯特·孔德(Auguste Comte,1798-1857)则认为:“我们的历史研究几乎只应该以人类的精华或先锋队(包括白色种族的大部分,即欧洲诸民族)为对象;为了研究的更精确,特别是近代部分,甚至只应该以西欧各国人民为限”。[7]  孔德对于非欧人种的排除,明确地彰显出欧洲中心论的霸权心态。

欧洲中心论韦伯

马克斯·韦伯(Max Weber,1824-1920),被称为“最精心致力于欧洲中心论的集大成者”[8]  ,更宣称资本主义是欧洲的特产,并且认为中国、印度等东方国家不存在产生资本主义的条件。[9] 
韦伯写了许多专著来宣扬欧洲的独特性,诸如《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就把“欧洲中心论”的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不仅认为“理性的”资本主义的企业和制度只有在新教伦理的西方国家才能产生,而且“一系列具有普遍意义和普遍价值”的文化现象都只有在西方才显现出来。甚至“国家本身,如果指的是一个拥有理性的成文宪法和理性制定的法律、并具有一个受理性的规章法律所约束、由训练有素的行政人员所管理的政府这样一种政治联合体而言,那么具备所有这些基本性质的国家就只是在西方才有,尽管用所有其他的方式也可以组成国家”[10]  。“理性”本来是一个多义性和多层次的文明概念,它的内涵是随着社会进步而不断得到丰富和提升的。韦伯把它当做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专利品,完全是一种反历史主义的文化偏见[11]  。
此后,欧洲至上的观念逐渐普及,并成为全球主要思潮。

欧洲中心论爱默生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1803-1882)在1824年(那时他21岁,还没有发表处女诗作,直到1836年他才拥有所谓“诗人”这个身份)曾经对中国进行了卑劣的污蔑和攻击。他写道:“中华帝国所享有的声誉正式木乃伊的声誉,它把世界上最丑恶的形貌一丝不变的保存了三四千年。……中国,她那令人敬仰的声调!她那古老的呆痴!在各国群集的会议上,她所能说的最多只是——'我酿造了茶叶'。”[12] 

欧洲中心论反对者

编辑

欧洲中心论弗兰克

贡德·弗兰克(Andre Gunder Frank,1929-)等人批判欧洲中心论,他说:“无论自觉与否,我们大家都是这种完全以欧洲为中心的社会科学和历史学的信徒。”他批评西方一些学者认为“在某些关键性的历史、经济、社会、政治、意识形态或文化领域里,世界其他地区与西方相比是有欠缺的。他们宣称,正是由于'西方'拥有所谓在'其他地区'欠缺的东西,才使得'我们'拥有了一种主动内生的发展优势,然后作为'白人身负'的'文明开化使命','我们'把这种发展优势向外传播到世界其他地区”。[13]  这段批评是切中“欧洲中心论”肯綮的。

欧洲中心论汤因比

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1889-1975)认为历史研究的单位应该是社会而不是国家。根据他的观察,世界历史上先后出现过20多个文明。汤因比激烈抨击了西方“种族主义宣传家们”鼓吹的“欧洲中心论”。
他在他的巨著《历史研究》中说道:“因为我们西方社会在过去四百年里扩张到了全世界,因此近代西方人的心里也就强调了甚至过分强调了历史中的种族因素。这种扩张使西方人接触到了(常常是不友好的接触)在文化上和体态上同他们迥然不同的人民。这种接触的结果很自然地产生了优越和次劣生物类型的概念。”汤因比还对“文明的统一”的错误概念进行了批判。他指出尽管西方文明可以“用它的经济制度之网笼罩了全世界”,可以“在这样一种以西方为基础的经济统一之后又来了一个以西方为基础的政治统一”,但是在文化方面西方国家不可能把世界“西方化”。汤因比并且分析了西方“历史统一论”的三种错觉:“自我中心的错觉,'东方不变论'的错觉以及说进步是沿着一根直线发展的错觉”。[14] 
应该说,汤因比对“欧洲中心论”的批判是比较深刻的。原美国历史学会主席巴勒克拉夫曾说过,由于汤因比在《历史研究》中对“欧洲中心论”进行了猛烈批判,才使得他名满天下。但巴勒克拉夫也指出,其实汤因比的历史观并没有完全摆脱“欧洲中心论”的偏见,譬如他认为“英国人的议会政府这种政治发展,为英国人后来发明的工业制度提供了顺利的社会条件”;“在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全世界人都热烈地希望穿上一件议会制度的政治外衣”。“俄罗斯的共产主义运动是以西方面貌假象出现的一种‘狂热’教派的运动”,“当年不情愿西方化的俄罗斯本来由于反对西方才采取西方的革命运动方式,而现在这种运动却变成了俄罗斯西方化的真正有力的武器,它的效果比西方社会信条中原有的任何办法都更有效。”[15]  把共产主义运动看成是西方化与反西方化文明冲突的产物,这不也正是“欧洲中心论”一种改头换面的思维逻辑吗?

欧洲中心论谬误所在

编辑
从以上的各种论述,可以清楚地理解欧洲中心论者认为文明的意义与价值都必须由欧洲界定,因为只有欧洲的发展是既具有独特性,又具有普世性。这种以欧洲为标杆的发展观,虽然明显地暴露出忽视其他文明的谬误,但是却为欧洲的全球政治与经济扩张建立了合理性,因此在当时的欧洲广为接受与支持,并且后来成为纳粹德国建立“雅利安神话”的根据,及日本借用为推动其“大东亚共荣圈”的立论基础。

欧洲中心论反思

编辑
这种狭隘的种族优越论当然是经不住考验的。除了二战后的殖民地纷纷独立建国,学术界也逐渐对于这种以欧洲为尊的思维开始反思,且这种反思一直延续至今。除了柯文呼吁以中国观点来研究中国之外,罗伯特·马克思(Robert B. Max,2006)则企图从全球的与生态的视角,对现代世界的起源进行非欧洲中心论的阐释。罗伯特认为,欧洲中心论是不同于一般种族主义的。纯粹的种族主义论者至少承认世界是由许多不同民族和文化所构成的,他们所思考的只不过是如何让自己的种族发展的比其他的种族更好而已。但是,欧洲中心论者所主张的是把欧洲视为世界历史的主动创造者,是世界历史的本源,因此只有欧洲能够发出行动,世界其他地区只能做出反应。换言之,欧洲是能动的,世界其他地区都是被动的,所以只有欧洲具备创造历史的能力,世界其他地区在与欧洲接触前,是没有自己的历史与文化的。在这个基础上,欧洲中心论者认为世界是以欧洲为中心而发展起来得,而其他地区都只是其外围。
这种透过贬抑其他人种来强调自我优越性的价值观当然是无法站稳脚跟的。就以西方自诩的“现代化模式”(Modernization)为例,片面地认为任何国家都可以透过工业化的手段来提高经济能力,而经济的果实会因为经济活动的频繁而自动“下滴”(Trickle Down)到社会各个层面,最后带动各种政治、文化与社会的全面性发展。这种线型逻辑的发展模式,早就因为忽视了世界的多元本质及各人种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被攻击的体无完肤(谢立中,2002)。再从今日世界发展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来看,欧洲发展观的缺憾更是显露无遗。首先,工业化引起的温室效应、空气污染、水资源匮乏、气候不稳定与资源争夺等现象,正是带来今日世界各种危机的主要根源。其次,资本主义,这个欧洲发展观所强调的另一项卓越思维,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不遑多让。无限制的杠杆运用及个人欲望的刺激,不但在1929年带来了“经济大萧条”(迪克逊·麦克特/著,秦伟安/译,2008),更在二十一世纪初引发了席卷全球的“次贷风潮”及“金融海啸”,结果是“西方梦”的破碎及全球对于未来不确定的惶恐。即便是欧洲价值观中最强调的民主生活方式,在全球的扩展也并非尽如预期。尤有甚者,在各种不同的文化与价值观的冲击下,民主制度反而成为引发各种宗教、种族、政治与社会冲突的理由。据此,可以体会欧洲中心论的各种主张即便不是全无价值,也对人类的文明做出过些许贡献,但是要将其视为放诸四海皆准的发展模式,且武断地认为以欧洲中心论为核心的史观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却是个不合现实的观点。
参考资料
  • 1.    .知网空间.2012[引用日期2014-01-2]
  • 2.    (德)黑格尔著,王造时译.《历史哲学》:上海世纪出版集团,1957:144-161
  • 3.    .知网空间.2002-9[引用日期2014-01-2]
  • 4.    黑格尔著,王造时译.《历史哲学》:三联书店,1957:144
  • 5.    黑格尔著,王造时译.《历史哲学》:三联书店,1957:161
  • 6.    (英)柯林伍德.《艺术哲学》:不详,1986:148
  • 7.    夏基松.《现代西方哲学》:不详,1998:不详
  • 8.    贡德·弗兰克.《白银资本》:不详,不详:32
  • 9.    (德)马克思·韦伯著,于晓等译.《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三联书店,1987
  • 10.    马克思·韦伯著,于晓等译.《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三联书店,1987:导论
  • 11.    .百度文库.2006 [引用日期2015-02-5]
  • 12.    (美)柯文著,林同奇译.《在中国发现历史》:中华书局,1989:第2章
  • 13.    贡德·弗兰克.《白银资本》:不详,不详:导论
  • 14.    (英)汤因比.《历史研究》:不详,不详:上册
  • 15.    (英)汤因比.《历史研究》:不详,不详:上册301
词条标签:
非科学 科学